e球彩开奖走势图|e球彩开奖结果
留言內容
留言時間 李* 2019/3/17 17:48:53
留言標題 西洞鎮羅馬村李玉英關于3.3畝土地承包經營權申請確權的申訴書
留言內容 尊敬的張安疆市長: 您好!非常感謝政府有這樣一個通暢的平臺,我才能夠有幸向您訴說我這近兩年來的“要地”心酸歷程。我叫李玉英,今年63歲,是西洞鎮羅馬村五組村民。這兩年來,我時常抱著不到1歲外孫女、領著孫子向羅馬村委會、西洞鎮政府、區信訪辦反映了我的問題,但是我要我家曾無償借給同村趙青林的3.3畝土地,已取得土地仲裁委員會仲裁結果,到現在仍未給我確權卻要求我仍然要給予對方無償耕種。眼看著春種時節已經來臨,我家的地我卻不能種,村委會不給簽承包合同書,我拿著一紙仲裁給我的土地仲裁書卻無能為力。多年來,因為這3.3畝地,我們這個家都在承受著各種壓力。而丈夫去世后,我這多年的要地“歷程”更是百般折磨。對于我這個60多歲的老人來說,我沒有低保,沒有經濟依靠,只想靠自己這口氣種地掙點錢養活孫子,希望張市長能聽聽我的訴求。 事情經過如下: 2000年3月同村趙青林因他家人多地少,經濟困難為由,主動找到我家懇求暫時耕種一塊地,介于當時他家確實困難,我與丈夫同意了他的請求。雙方口頭協商這3.3畝承包耕地暫由他耕種,我們需要時隨時可要回自己耕種。當時基于對趙家的信任且我持有的1999 年頒發的為期30年的《甘肅省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我們雙方沒有簽書面協議或流轉、轉包合同,3.3畝地就無償讓他們暫時耕種。 趙青林耕種我家這塊3.3畝地,2001年水費由我支付,我找到趙青林要求要回我的地要求自己耕種,他再三懇求再種兩年水費他自己承擔。2002年,他因為澆水將我丈夫沈長壽歐打。我們再次要求他返還我的3.3畝地自己耕種,他不返還,多次協商他以種種理由推拖拒絕返還。2012年12月,我丈夫沈長壽去世,家庭困難,債臺高筑。我們要求將這3.3畝地歸還于我,至今未果。 2016年底國家政策規定承包地以承包人予以確權登記,我持《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到羅馬村委會確權登記,趙青林多次誤導阻撓工作人員稱這地他種了十幾年,出示水費等票據,但無這3.3畝地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和承包合同,最終以我持有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將這3.3畝地確權在我名下。我明確告知趙青林2017年我要耕種自己的地。在這期間,趙青林多次跑到我家里滋事,要求我簽字并威脅我說:“我想要種這塊地給他給五萬塊錢,否則別想把我的地要回去。”我拒絕并明確告訴他這本來就是我的承包地,30年合同未到期,我自己要耕種。 2017年3月,我將小麥播種后,剛發芽被趙青林強行耙掉并闖入我家對我及家人進行辱罵威脅至半夜。我多次找到羅馬村委會要求處理,村委會以近期工作忙為由未及時處理。我多次催促后村委會派兩名工作人員宋主任、王主任來處理。經鎮村組領導調解無法達成協議,出具了《人民調解協議書》,當事人姓名一欄填寫為趙青兵,上有《肅州區西洞鎮羅馬村民委員會一人民調解委員會》及《肅州區西洞鎮合作經濟經營管理站》公章,并告訴我以這調解書到法院起訴,我以調解書上趙青兵為被告向肅州區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訴狀申請。于2017年3月31日立案,法院傳票下達后村委會調解書上趙青兵姓名有誤,傳票未送到被告人手中,致使法院無法開庭審理。我于2017年4月18日撤訴后,重新找村委會確認趙青兵實名為趙青林。后于4月20日起訴至肅州區人民法院。期間我到土地仲裁委員會開具了《土地仲裁證明》內容為李玉英持有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為有效證件并加蓋公章已提交法院。4月底趙青林找到個別村民簽字并承諾,聽說以給錢為利誘且三番五次找個別村民,個別村民被逼無奈只好簽字后告訴我趙青林在村里搞串聯。在趙青林耕種我的這塊地期間,將原來的土埂挖窄,使我上塊地澆水施肥全部漏到他耕種的地里并惡意找茬向我索賠。2016年8月,我地里的水因他挖窄的地埂漏水他向我威脅索賠2000元損失。我被逼無奈給了他兩袋化肥他才罷休。 2017年5月確權工作小組在羅馬五隊對承包地做最后確權登記,在我的這塊地上有趙青林的簽字及手印。我向工作小組詢問:“我持有的國家發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有效嗎?這塊地在我的承包合同內,而且現在法院未開庭審理,怎么會有他的簽名?當場村委會工作人員說:“他要簽,我能攔住嗎?”我將《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出示并告知,6月21日才開庭。工作人員這才停止對這地的確權登記。我找到村委會詢問這塊地是村委會處理后要求我起訴,在法院未開庭審理此案時為什么讓他簽字?村委會工作人員不是避而不見就是百般推諉扯皮,與村委會書記馬守林電話聯系總以開會為由或工作忙為借口,多次提前預約卻不見人,最終未給我任何解釋。開庭前幾日,我終于見到羅馬村委會書記,他告知我前任村委會在2002年對這塊地做了調整,他不知詳情也不告訴我調整內容。我請求村委會給我出具證明被拒絕。 2017年6月21日,法院開庭趙青林出示了: 1、2002年羅馬村五隊隊長的記錄資料,內容為政府擴修酒火公路占全村耕地情況占趙青林耕地0.95畝,將沈長壽的這3.3 畝地調給趙青林。上有當時書記:趙祥云(他的親叔叔)及趙福云 (他父親),葛洪財羅馬五隊隊長(他親二嬸的弟弟)及席成的簽字。當事人我并不知情更沒有沈長壽的簽字確認。且擴修酒火路未占我的耕地,我的合法承包地與酒火路相隔數公里,不影響擴修。且均為連塊的條田地,我從未占趙青林的土地。村委會的這四個人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調整地的事無人知曉,擴建公路調整我的這3.3畝地未見安置費。我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上的這3.3畝地就這樣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村委會調整給了趙青林。 2、出示了 2017年4月15日羅馬村村委會書記馬守林開具的:維持前任村委會的調整證明并提供了2002年調整這塊地的所謂的會議記錄。該記錄為一張不成形的長條紙所寫,無當事人我們的任何簽字。且沒有會議記錄該有的內容及格式。 3、出示了2017年4月17日羅馬村村委會主任常生俊出具的:不再對這3.3畝地做任何確權的證明。我依法承包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上合法的3.3畝地就這樣在前任村委會調整,現任村委會維持前任村委會的調整證明下被調整了。 綜上所述,這塊地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是政府依法頒發的,承包人是依法獲得的,是受法律保護的。村委會做為發包方無權對村民合法承包的土地進行單方調整,即是根據相關政策進行調整,必須經過承包人同意簽字認可,該地的調整做為承包經營者的當事人村委會從未找過我們告知此事。這已嚴重剝奪了我的知情權。我認為這種行為是一種霸道、無理、無法行為。為此事因村委會的誤導和歪曲事實、隱瞞真相、不做調查,讓我連月無法正常生活,誤工誤事。我一個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古稀婦人認為我們是法制國家,老百姓雖然不懂法但知道是非曲直。 6月23日到西洞鎮鄉經管站復印土地承包合同,同時反映情況希望鄉經管站工作人員趙海霞站長核實,將土地確權給承包人并且對她在未了解事實不做調查核實的情況下在對方的證明上蓋上鄉經管站公章的行為提出質疑。6月26日到土地仲裁大廳遞交承包合同,姓喬的工作人員告知說:這塊地權屬關系明確,已請示領導將地確權給承包人。她會給西洞鄉經管站打電話的。6月29日姓喬的工作人員打電話說讓取仲裁不受理的通知,詢問為什么不受理?她說:“和經管站溝通,法院受理的就讓法院去判決。”承包人問:“那三月份提交的仲裁申請你們為什么開了個證明? ”工作人員說:“她不知道我們要申請啥,又沒說清楚!”專職的土地仲裁工作人員不知道土地仲裁申請是仲裁土地?幵出了證明?從6月26日至今,工作日給鄉經管站趙海霞打電話,不是不接就是說正在調查推辭。6月27日趙站長與一名工作人員找到我問:1.給地的事你知道嗎?我說:是他找到我們家說他們人多地少,經濟困難,想種一塊我家的地,當時說好的;我們隨時耕種,他就隨時歸還。后來就要不回來了! 2. 土地調整的事你知不知道?我說:“不知道,隊里也沒開過會,也不知道調整土地的事。更不知道我的地啥時候被村委會調整的事!”趙站長及工作人員說,別再找村上鄉上了,好好找個律師讓法院去判決!” 當事人問:“你們村上鄉上為什么要出證明?你們調查了解事實嗎?就因為你們出了證明才讓本該屬于我的承包生活用地被你們調整掉了!”7月5日下午羅馬村書記馬守林,鄉經管站趙海霞,土地仲裁大廳姓 喬的工作人員到承包人李玉英家,將不受理土地仲裁的通知,沒有告知內容,就問了:“你認識字嗎?”當事人說:“不認識字。”他們說。“那就按個手印吧。”再沒詢問了解情況。7月6日,打電話問鄉經管站趙海霞:“昨天你們下隊調查了嗎?”趙海霞說:“送了個通知。”當事人不認識字,不知道通知是什么內容,你們給解讀了嗎?趙海霞說:“還在調查。”當事人明確看見馬書記以及趙海霞在通知上簽名了。與法院溝通反映情況告知:村上、鄉上、土管局將地確權給誰就判給誰。而村上鄉上讓法院判,各部門就這樣踢皮球,就這樣拖著,一直不解決! 一個不識字的60多歲的老人就這樣為了自己合法的承包地 確權來回奔波著,費錢費時不說還耽誤農活。老人不得不頂著炎炎烈日趕著干落下的農活而那些坐在辦公室里吹著空調等著老人提供各種證據搪塞敷衍老人的工作人員就這樣推諉扯皮,瞞上欺下,不負責任不作為讓承包人合法的土地得不到確權。懇請各位領導及相關部門能調查處理,將我的合法承包地確權給我。 2018年6月18日,肅州區土地仲裁委員會開庭審理此案于6月21日下達《肅州區農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員會裁決書》(肅農仲案[2018]02號)做出如下裁決: 1.申請人李玉英合法擁有該申請3.3畝承包地承包經營權。 2.被申請人趙青林在2018年11月秋季收獲結束后,將肅州區西洞鎮羅馬村5組西下條田地三塊中,東至水渠,西至田間路,南至沈長壽,北至沈長壽3.3畝承包地,歸還申請人李玉英經營。 2018年7月2日趙青林不服裁決向讓人民法院起訴于2018年9月30日下達《甘肅省酒泉市肅州區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2018甘0901民初4163號)裁定如下:駁回原告趙青林的起訴。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法院遞交上訴狀,上訴于甘肅省酒泉市中級人民法院。 我于2018年10月20日向鄉政府村委會提出申請要求確權,鄉政府以打印系統未移交確權公司的主管在外地學習沒法打印為由推脫,我到確權公司咨詢對方出示了西洞鎮土地確權移交清單于2018年8月4日由鄉經管站趙海霞,楊娜及區經管站高海波監督交接簽字的文件,后多次找鄉政府總是以系統未移交推脫。2018年11月5日我再次找到區經管站負責人告訴我:“我現在要把確權證發給你,對方要告我咋辦,我就成了被告?”找到區信訪辦。 區信訪辦工作人員告訴我:“這塊地就是確權給你,你也要不回來!”我問為什么?他說他們處理這樣的事情見多了,就是告到最高人民法院判給你,對方不給你也沒辦法?我將這一情況反映至省巡視組,巡視組工作人員寫了材料存檔后說:現在是收集問題階段,處理問題到12月5日以后了!讓我在等等到時候會有人處理的。2019年1月7日西洞鎮方鎮長來電說:“土地糾紛解決完的來鄉鎮府,本周內就能打印土地確權證,會盡快給你發確權證的”!1月22日鄉政府方鎮長、趙海霞,村委會書記馬守林、常生俊來我家說能不能再考慮一下,把地讓出去。1月23日肅州區農牧局高海波來電說要送不變更通知書,我到區仲裁廳看到關于李玉英信訪答復書,稱羅馬村委會不與我簽訂承包合同就無法打印確權證,待村委會與我簽訂承包合同后在進行打印制作確權證,對答復不滿意我拒簽,之后又和方鎮長溝通說再做村委會工作,后又推脫說村委會是發包方有權不簽承包合同。可我的承包合同還沒到期! 2019年春節前西洞鎮司法所、村委會、區經管站先后多次來電說對方不和村委會簽承包合同,就沒辦法和我們簽合同,強迫威脅我放棄我的承包地,這些部門都是推脫,不作為,不顧我承包人的意愿一直拖到至今,現在是春耕農忙時節,各部門不是推脫就是走個形式,不實際解決問題,依法依規的事情在基層就能解決掉卻讓我耗時耗力,兩年多來我為這塊地四處奔波,身心勞累,本來不富裕的家庭無疑雪上加霜,單親的未成年孫子無人照顧,而我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塊就是你的,確權給你你也種不上!”這就是現在的政府,現在的社會嗎? 市長,知道您在百忙之中會看到我一字一字敲得這些字,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更相信市長會還我一個公道,懇求市長能看到我的血淚,督促相關部門將我的承包地歸還于我,并且按照中央一號文件在原承包期限的基礎上再延長30年,與我簽訂承包合同,發放確權證書。我只想要回我的3.3畝承包地,自主經營,享受國家惠農政策及土地政策。并且將村委會、鄉政府的不作為好好追究,還我們百姓一個公道。我實在沒辦法了,真的懇求市長對我們負責,相信您也是一個替百姓做主的父母官。 以上情況屬實,若有虛假,我愿意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訴求人:李玉英 2019年3月16日
回復結果

                             

網友:

您好!3月17日,您在《市長信箱》中反映“西洞鎮羅馬村李玉英關于3.3畝土地承包經營權申請確權的申訴書(市長信箱-20190317000003)”的問題,現答復如下:

該案件在2017-2019年期間,肅州區西洞鎮多次組織鎮村領導及工作人員進行了深入調查,走訪了歷任村組干部和部分了解情況的群眾,多次組織雙方當時人進行調解,2018年,本著尊重歷史、解決問題的原則,提出一人一半的調解協議,您和您女兒沈艷紅也表示接受此調解建議,但由于趙青林妻子不同意,最終雙方未達成一致協議,調解程序終止。

2018年5月,您的女兒沈艷紅向肅州區土地承包仲裁委員會申請了土地仲裁,肅州區農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員會于6月15日開庭對此案件進行仲裁,仲裁時并沒有采納羅馬村委會出具的糾紛形成原因和處理意見,并于2018年6月21日下達裁定書,裁定結果為您合法擁有該3.3畝土地承包經營權。趙青林認為村委會未參與仲裁,且裁定結果與事實不符,故不接受裁定結果,向肅州區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請求后被駁回,根據《農村土地承包經營糾紛仲裁規則》的規定,不服仲裁委的決定,自收到三十日內向人民法院起訴,該仲裁決定書因起訴而不生效,故現在雖然裁定結果為您合法擁有該3.3畝土地承包經營權,但因該裁決書已經起訴到人民法院,法院的處理結果,均不影響仲裁決定書不發生法律效力的事實。

因仲裁裁決書上(肅農仲案〔2018〕02號)并沒有授予行政復議權限,且肅州區人民法院認為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應由人民政府處理,駁回了趙青林的訴訟,趙青林不服裁決結果拒不簽字。發包方村委會也認為在土地仲裁過程中作為發包方的村委會并沒有參與仲裁,仲裁也沒有采納村委會出具的基本情況和處理意見,認為雖然從法律文書(二輪土地承包證書)和仲裁結果上來看,您是該土地承包人,但該仲裁決定書因起訴而不生效。從尊重歷史、解決遺留問題的角度上考慮,村委會沒有和您簽定合同,待雙方土地糾紛徹底化解后再予以簽字確權。

針對您和趙青林的土地糾紛,區農業農村部門及西洞鎮領導高度重視,始終認真接待和處理。在兩年多時間里,曾多次進行走訪、調查和調解,多次進行安排部署,召開專項會議研究處理,2019年1月23日,西洞鎮邀請區仲裁委員會工作人員、法律顧問郝成,專門組織召開會議,共同商討,再次對該起案件進行了深入分析,并提出解決對策。由于矛盾雙方各執一詞,均不讓步,致使調解工作異常艱難。

由于雙方的矛盾依然存在,目前西洞鎮已重新啟動人民調解程序。下一步,我區將繼續堅持依法依規辦事,組織律師、仲裁委員會工作人員、人民調解員、鎮村干部等按照“尊重歷史、正視現實、解決問題”的原則依法妥善解決。繼續堅持領導包案制度,明確責任人,專題研判,共同研究分析化解意見,重新制定化解方案。目前已初步拿出了可行的化解方案,目前正在與相關部門和當事人進行溝通協商。

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關心和支持,歡迎您繼續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

酒泉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2019年4月1日


e球彩开奖走势图